您的位置 首页 网站新闻

黄大嗓:发布-谁是长三角下一个“超大城市”?

  原标题:谁是长三角下一个“超大城市”?   每经记者:程晓玲 每经编辑:杨欢   新年开工不过三天,长三角…

  原标题:谁是长三角下一个“超大城市”?

  每经记者:程晓玲 每经编辑:杨欢

  新年开工不过三天,长三角多地出台落户新政,对人才的渴求可见一斑。

  南京不仅面向整个江苏省敞开落户大门,还提出要“探索与长三角城市群中具备条件的省外城市实施户籍准入年限同城化累计互认”,这也就意味着,南京同样盯上了浙江、安徽的人才。

  南京的“紧迫感”可能来自于其打造超大城市的“小目标”——今年初,南京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计划在未来五年内成为常住人口突破千万、经济总量突破2万亿元的超大城市。

  放眼整个长三角,超大城市仅上海一座,特大城市则包括杭州、南京和苏州三城。其中作为长三角的“双子星”,两个省会城市在特大城市的排名和超大城市的争夺上一直“咬”得很紧。

  城市能级决定公共资源配置能力,建设超大城市的意义不言而喻。随着新一轮赛道开启,谁能成为继上海之后,长三角第二座超大城市?

  01

  图片来源:摄图网

  城区常住人口500万以上1000万以下的城市被定义为特大城市;1000万以上的城市则为超大城市。

  早在2016年公布的《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中,上海被定义为“超大城市”,南京是唯一的“特大城市”,而杭州则与合肥、苏州一道列为“Ⅰ型大城市”。

  在当时,有分析指出,杭州之所以在城市规模上“输给”南京,是因为其下辖的县市区中,有4个县市的常住人口按规定并不计算在内;南京则不同,它下辖的全是市辖区,苏州同理。

  而时至今日,根据住建部2019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2019年杭州城区常住人口682.21万,南京则为671.35万,杭州超过南京10万有余,但两城离1000万的水平均有一定距离。

  如何填上这三百多万的缺口?

  鉴于杭州、南京的城市化发展均已迈过高速增长的阶段,单纯依靠吸纳本市城区外、城镇外常住人口显然难度较大。

  根据南京的最新政策,将全面放宽浦口、六合、溧水、高淳区城镇地区落户限制,对持有上述四区居住证、缴纳城镇职工社会保险6个月以上的人员,即可办理落户;不再有年龄和学历方面的限制。

  这四个区距离传统主城区有一定距离。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此举更多是为新兴城区引入人才。

  大型城市的新兴城区虽然有产业导入,但由于地理位置、交通及相应配套的建设需要一些时间,对人口的吸引力相对有限。

  此前已有统计显示,南京流入人口最多的城市分别是淮安、扬州和马鞍山。而随着国家发改委同意南京都市圈发展规划,人才新政之下,南京新兴城区人口的引入将可能更多地来自都市圈内城市。

  目前,大城市人口外溢,已经是较为普遍的现象,很多城市都出台了类似于提供创业鼓励资金、落户积分等各种政策,以吸引人才留下来。

  与此同时,在城市从外延扩张向内涵提升推进的当下,城市能级已不再仅是“量”的度量,更重要的是“质”的提升。

  近期公布的杭州市“十四五”规划建议亦提出,要大力推进郊区新城建设,加快城市优质资源向郊区新城拓展,引导城市核心区过度密集区块人口向郊区新城疏散、城市新流入人口向郊区新城集聚,有效遏制城市单体规模无序蔓延,形成“众星拱月”的组团式发展形态。

  02

  图片来源:摄图网

  在人口增长速度变缓的趋势下,各大城市都在打人口存量的主意。但回看过往几年全国的抢人大战,南京并不占优势。

  2015~2019年,杭州新增常住人口分别飙涨了12.6万人、17万人、28万人、33.8万人、55.4万人,在新一线城市中领跑。而同期南京的人口增量仅分别为1.98万人、3.41万人、6.5万人、10.12万人、6.93万人,远少于杭州。

  根据今年的杭州政府工作报告,其2020年新引进35岁以下大学生已达43.6万人。若不出意外,2020年杭州的人口增长数量将会超过2019年,达到历史以来的最高位。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杭州市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到“新引进35岁以下大学生”的年度数字,之前要么是引进人才总数,要么是全年新增普通高校应届毕业生人数,或者接收应届高校毕业生人数。

  如果只看人才净流入率,杭州已经多年保持全国首位。但在引入“新引进35岁以下大学生”这一因素后,则可以明显看出杭州领先程度的变化。

  数据显示,2019年,杭州新引进35岁以下大学生21.2万人。到2020年1-7月,这一数据达到23.4万人,超过2019年全年总数;到10月,增加到30.9万人,比2019年多出45.7%;2020年全年则增至43.6万人。

  杭州也并非一路领跑。回看整个“十二五”期间,杭州常住人口年均仅增长0.7%,比“十一五”时期低1.8个百分点,累计增加31.26万人。

  图片来源:《杭州市2015年暨“十二五”时期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杭州人口增量的变化出现在2015年,当时杭州常住人口904.8万人,比上年末新增人数12.6万。此后年年飙升,增速越来越快。

  转机何来?从杭州市各区域新增人口趋势来看,余杭区可谓一骑绝尘,2019年人口增量达到28.8万人,比第二名萧山区(7.6万人)多出20万以上,占据杭州市新增人口的半壁江山,比江苏全省当年新增人口总数还多。

  而杭州的招牌企业阿里巴巴总部就在余杭区。2014年9月,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创造了史上最大IPO记录。

  由其带来的平台经济效应,对当地人才吸引力的带动显而易见。有业内人士透露,在近几年杭州引进人才中,近60%都流入了数字经济和生命健康两大万亿级产业。

  每个新一线城市都希望自己能有一个阿里巴巴。优质的产业带来经济的快速稳定提升,提供大量人才就业平台,这是一个城市持续发展的根基。

  03

  图片来源:摄图网

  根据南京“十四五”规划纲要草案,对于如何让南京在各个层面上真正实现超大城市的能级,与周边城市差异化发展,列出了五大任务,排在首位的便是积极构建以高新技术企业为主体、高新技术产业为支撑的现代产业体系。

  具体而言,南京将在未来五年内高新技术企业总数达到2万家,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达54.5%,全社会研发经费支出占GDP比重达4%左右。

  与杭州凭借数字经济每年吸引数十万人才相比,号称“高教第三城”的南京家底并不弱,拥有在校大学生80余万人,每万人中大学生数量超过1100人;50余家部属科研院所落户于此,国家重点实验室十余家……

  但对照南京的资源禀赋,与深圳、广州、杭州等城市相比,南京的科教、区位、文化等优势没有充分挖掘和发挥……在日前召开的“新春第一会”上,南京提出要“对标找差再出发”,加快形成创新为第一驱动力的增长方式,展现城市首位担当。

  面对南京加速跟进,杭州也在寻找新的人才增长点。2019年杭州召开全面实施“新制造业计划”动员大会指出,“制造业是城市经济的根基,是杭州确保继续走在前列的底气。”

  根据其“十四五”规划建议,到2025年,杭州全市工业总产值达到25000亿元,规上工业增加值达到6800亿元,打造2个世界级先进制造业产业集群。

  产业结构的调整也带来了新的人才需求。

  2020年12月,杭州市人才管理服务中心通过对杭州市下辖11个区、2个县和1个县级市进行文献研究、问卷调查和实地走访调研,并发布《2020年杭州市新制造产业紧缺人才需求目录》。

  数据显示,43.33%的企业面临专业人才“比较紧缺”的情况,24.67%的企业“一般紧缺”,22.67%的企业“非常紧缺”,仅有9.33%的企业不存在专业人才紧缺的情况。

  2020年第四季度,杭州还上榜了“全国短缺职位TOP10招聘活跃城市”,招聘需求同比上升超过10%。

  对人才和外来人口的强大需求和吸引力,是推动城市迈向超大城市的保障。而对于人才来说,卖方市场逐渐转变为买方市场,选择面更大的同时,也更加考验城市综合实力对人才的吸引力。

  每日经济新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香巧百科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alb.cn/20324.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