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网站新闻

齐锡晶:发布-扶贫办变身乡村振兴局,意味着什么?

  原标题:扶贫办变身乡村振兴局,意味着什么?   别猜了,乡村确实有新“局”。   2月16日,发表在《求是…

  原标题:扶贫办变身乡村振兴局,意味着什么?

  别猜了,乡村确实有新“局”。

  2月16日,发表在《求是》杂志上标题为《人类减贫史上的伟大奇迹》的文章署名为“中共国家乡村振兴局党组”。由此,国家乡村振兴局以一种别具一格的形式首次亮相。

  《中国慈善家》获悉,国家乡村振兴局是由国务院扶贫办整建制改革而来,将于近日正式挂牌。知情人士透露,该局在基本保持扶贫办原班人马的基础上,将出现一些新面孔。

  扶贫办转型

  2020年11月23日,贵州省宣布最后9个贫困县退出贫困县序列。至此,国务院扶贫办确定的全国832个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中国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宣告如期完成。

  国院务扶贫办的去留因此也受到广泛关注。早在今年1月初,就有传言称国务院扶贫办将转型为国家乡村振兴局,地方扶贫办也将随之转型。

  2月20日,新华社刊文《别猜了,乡村振兴应有此“局”》称,中央从顶层设计层面开始筹划扶贫机构向乡村振兴机构的调整事宜,成立“国家乡村振兴局”,统筹全国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的具体工作。

  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是国务院的议事协调机构,成立于1986年5月16日,当时称国务院贫困地区经济开发领导小组,1993年12月28日改用现名。国务院扶贫办就是领导小组下设的办公室,具体承担日常工作。

  央视综合频道播出的脱贫攻坚政论专题片《摆脱贫困》。

  2月18日开始,央视综合频道播出了一档八集脱贫攻坚政论专题片《摆脱贫困》,由中央电视台和国家乡村振兴局联合制作。国家乡村振兴局已有多个领导成员和内设机构在片中亮相,包括综合司、政策法规司、开发指导司、评估考核司、信息中心等。

  在专题片中,原国务院扶贫办副主任夏更生已经履新国家乡村振兴局副局长。此外,还有多位干部在片中以新身份亮相,比如国家乡村振兴局政策法规司司长陈洪波,此前职务为国务院扶贫办政策法规司司长;国家乡村振兴局综合司司长苏国霞,此前职务是国务院扶贫办综合司司长。

  从目前公布的信息来看,原国务院扶贫办的人员编制、内设机构及行政关系在国家乡村振兴局中基本得以保留。

  在专题片中,刘永富以原国务院扶贫办主任的身份多次出镜,欧青平也以国家乡村振兴局原副局长出镜。这表明刘永富和欧青平已经分别从原来的职务中卸任。

  多位消息人士向《中国慈善家》透露,在国家乡村振兴局的机构设置中,保留下来的部门主要“干将”基本和原国务院扶贫办保持不变,“一是工作安排需要,另外对工作熟悉,好衔接。”

  目前,国家乡村振兴局“三定方案”(定机构、定职能、定编制)尚未公布。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认为,除了保留原来扶贫办的主要职能和人员,预计新成立的机构还会有新的职能机构和新面孔,“因为它的职能肯定要比扶贫办大很多,涉及到农业技术方面的发展、涉及到农村规划、美丽乡村规划发展,包括农村产业的提升和振兴,所以在一些重要岗位上还会出现一些新面孔。”竹立家说。

  2020年11月23日,贵州66个贫困县已全部脱贫摘帽。至此,中国中西部22个省区市的832个贫困县全部实现脱贫摘帽。图为贵州省的绣娘在扶贫就业作坊绣制苗绣产品。

  职能重新划分

  扶贫机构转为乡村振兴机构,将是由上至下的全面调整。早在今年1月15日,焦作市委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就透露,焦作市将根据上级相关工作安排,推动焦作市扶贫办的整建制改革,组建焦作市乡村振兴局。

  云南某县扶贫办主任告诉《中国慈善家家》,目前他所在的单位不管是职能还是名称都还没有变化,但他已听到相关消息。

  “中央改了,到县级要怎么改,目前还没有收到明确的文件,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这位负责人说,已做好改组准备。

  中国农业大学国家乡村振兴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李小云对《中国慈善家》表示,脱贫攻坚结束以后,乡村振兴的工作将会统领脱贫攻坚地区的成果和拓展相关成果,这项工作就需要有一个对脱贫扶贫工作熟悉的机构来做,“国务院扶贫办来转型去做顺理成章”。

  李小云认为,乡村振兴涉及部门很多,主要是农业农村部门的工作,同时又会涉及到很多相对专业化的领域,就需要专门的部门来按照中央的部署协调去落实。国家乡村振兴局应运而生,一是推动脱贫攻坚成果与乡村振兴的有效衔接的需要,体现了政策的连续性;二是落实国家乡村振兴战略的需要,是从机构建设角度来落实乡村振兴战略的一个重大举措。

  “扶贫办主要是解决贫困问题,范围是贫困地区,而乡村振兴范围扩大至整个农村,对象从贫困人口扩大到全部的乡村人口。” 北京师范大学扶贫研究院院长张琦告诉《中国慈善家》。

  张琦认为,成立乡村振兴局一是实现新阶段工作中心和重点的转移,向更大、更长远的目标转移。二是乡村振兴作为国家实施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对应的任务,其工作将纳入常规范围。三是在新的发展理念、新的发展格局下,一些政策、体制、机制需要转变去适应新要求。

  “以前我们在贫困地区可能实施超常规的’组合拳’来实现短期目标,现在是长期目标要进入规范化、法律化、持续化体制、机制来实施,在政策、制度等方面更加有可持续性。”张琦说。

  点击进入专题:

  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发布

  责任编辑:杨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香巧百科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alb.cn/20675.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